快捷搜索:  小钰  as  赵梦玥

走了四千万步的男人-伊能忠敬

他在1806年参与了法国测量子午线的任务,他作梦也没想到,同时在地球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团队正在做一模一样的事!

更惊人的是推动这个任务的负责人不是像Arago 这种活蹦乱跳的年轻人,而是已经把家业交给儿子的六旬退休老翁! 这位东方传奇人物是谁呢? 他叫伊能忠敬。他的测量任务不仅完满结束,还留下一份大礼给后世,就让阿文我来好好地介绍这位一代奇人。

Ino-tadataka,sawara,katori-city,japan

伊能忠敬(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2.5, photo credit: Katorisi)

伊能忠敬于延享2年(1745年)1月11日生在上总国山边郡小関村(现千叶县山武郡九十九里町小关)。他的外祖父是当地的名主(相当于村长) 小関五郎左卫门。父亲神保贞恆是入赘的女婿,本身是武射郡小堤村(现千叶县横芝光町小堤)神保家的次男。在日本,只有长子能继承家业,其他儿子入赘到其他人家是相当常见的事。伊能忠敬排行第三,所以幼名叫三治郎。三治郎6岁时母亲去世,三治郎的舅舅继承家业,失去妻子的神保贞恆只好带著长子和次女回小堤村,留下三治郎由外祖父母抚养。等到三治郎10岁时,神保贞恆才将三治郎带回自己家。由于神保家是由贞恆的哥哥神保宗载当家,三治郎的父亲只好分家自立门户。关于伊能忠敬的青少年的资料不多,只知道他似乎学过算盘,可能还学过一点医术。据说他父亲娶了续弦,跟他们三个小孩处得不甚融洽,传统的说法是三治郎小时候过的很辛苦,不过详情如何无从得知。

宝曆12年(1762年)三治郎满18岁,入赘下总国香取郡佐原村(现千叶县香取市佐原)伊能家。这件婚事是由神保与伊能两家共同的亲戚平山藤右卫门撮合的,平山藤右卫门是伊能家的女儿ミチが的舅舅,ミチが之前与丈夫生有一子,后来丈夫死了,ミチが一个人无法主持家计,需要招赘一个能干的人当家。平山曾僱用三治郎担任土地改良的监工,三治郎非常称职,平山非常欣赏他,所以先收养三治郎为养子,再让他娶了自己的外甥女。平山特地央请当时幕府的大学头林凤谷给三治郎取了忠敬这个名字。伊能家经营酿酒、酿酱油,以及放高利贷和利根川的水运。他刚到伊能家时,伊能家的家业其实面临衰退的危机,但是忠敬秉著彻底节约的精神,除了造酒的本业之外,还在江户设立了薪问屋,并做买卖米榖的批发商,十年之间使曾经滨临危机的伊能家再次站起来。三治郎的商业才能可见一斑。

佐原村是幕府的直辖地,但幕府没有派代官在此管理,村裡的事务都是由村中富裕的家族出面主持。佐原是利根川往江户的门户,是一个相当繁荣的地方。伊能忠敬在地方相当活跃。他与ミチが生了两女一男,长女阿稲生于1763年,而ミチが与前夫生的男孩也在同年夭折,幸亏长男景敬生于明和3年(1766年),而次女篠则是生于1769年。这一年伊能忠敬为了办理祭典的安排与另一个佐原的豪族永沢家发生纠纷,考验一家之主忠敬的处事能力。但更大的考验还在后头,幕府在田沼意次的主政下,积极寻找财源,决定在利根川上设所谓的河岸问屋,要开徵运上金,其实等于是要加徵交易税。佐原村的商家宣称佐原村离利根川有约十四、十五町,不该缴交运上金。但他们的陈请遭到漠视,河岸问屋建好后反而不让佐原的人使用。这时佐原村的商家推出四名代表,向幕府再次请愿,要求使用河岸问屋,而忠敬也在四名代表之中。当代表们把陈请书呈到幕府的勘定奉公所时,奉公所的人大怒,因为这次佐原代表说佐原村与利根川只隔了两、三町!幕府要代表们提出以前佐原村商家使用利根川营商的证据。忠敬连忙赶回家去找伊能家先前的记录,幸亏三代之前的伊能家的当家伊能景利留下多达一百册的记录,所以才能说服奉公所让佐原村民用一贯五百文的运上金取得使用河岸问屋的权利。期间又发生其他问题,也都仰赖忠敬取得村役人惣代、舟持惣代的支持,维护了村民的权益,也因为这个事件,忠敬开始重视各项记录,特别是地图。

安永7年(1778年)佐原村变成旗本津田氏的领地,忠敬到江户去拜会领主时因为不是名主,也没有领主赐的苗字带刀的资格,待遇与死对头永沢治郎右卫门天差地远,令他感觉颇不是滋味。天明元年(1781年)、名主藤左卫门过世,忠敬被指定为名主,地位逐渐提高。1783年,浅间山爆发,火山带来的灾害引发大飢荒,忠敬慷慨救助穷困民众的事蹟传到了幕府,再加上他在整治利根川出钱出力,所以伊能家被领主泽田氏赐与了苗字带刀,这对伊能家可以说是光宗耀祖。可惜忠敬的妻子ミチが在这年过世了。隔年,忠敬从名主昇到村方后见役,跟永沢治郎右卫门平起平坐,总算出了一口气。

自从浅间山喷火后,日本经济开始不景气。佐原也不例外,年年粮食欠收,当时忠敬从关西买了大量的米以防万一,可是为了救灾伊能家与永沢家都负债累累,而当米价持续下滑时,忠敬差点要破产。在这期间他还是热心公益,努力救济贫民,让佐原村没有人饿死。天明7年(1787年)5月江户爆发天明大罢工,骚动一触即发,名主们聚集讨论对策,忠敬极力反对贿赂幕府官员来压制村民,主张帮助农民,稳定民心,方是上策。所以佐原村风平浪静,没有发生骚动。而米价后来开始上扬,伊能家的财务危机也宣告解除。顺便提一下,著名的鬼平,也就是火付盗贼改役长官长谷川平藏宣以正是在这年走马上任,喜欢看"鬼平犯科帐"的朋友现在了解那时候怎么强盗都抓不完了吧!

忠敬在元配过世后娶了续弦,陆续生了两男一女。寛政2年(1790年)续弦不幸过世了,忠敬接著娶了仙台藩藩医桑原隆朝的女儿。当他的长子景敬成年之后,忠敬屡次申请隐居,一再被挽留。寛政6年(1794年)他终于如愿以偿,这一年12月,伊能忠敬50岁时把家督让给长子伊能景敬。隔年他的妻子因为难产过世了。而忠敬在众人惊歎下作了一个改变人生的决定: 他决定前往江户。拜江户幕府天文方的高桥至时为师,学习测量和天文观测。

虽说高桥至时当时是日本天文界的第一人,当年才32岁。江户时代还是深受儒家文化的长幼有序观念的影响,一般人很难去放下身段,去拜比自己年少者为师,更别说虚心学习了,由此可见忠敬实在是个相当特别的人物。当时高桥才刚接下改革曆法的重责大任。寛政9年(1797年)10月高桥提出暦法新书8巻才算大功告成。高桥原先也以为忠敬只是单纯为排遣退休后的时间,来学习自己有兴趣的天文,但是见忠敬每天无论日夜都很用功学习,开始以”推步先生”来尊称他。忠敬不仅学习天文学,还特别热衷于天文观测,他还购买不输幕府使用的观测仪器像是象限仪、圭表仪、垂揺球仪、子午仪等。到了江户之后他又娶了女汉诗人大崎栄为妻。
当宽政曆草稿完成后,高桥至时仍不满意,他最关心的问题是,地球的直径的数值,因为这与日本各地的经纬度有关。于是忠敬提出了提案:「在两个地点观测北极星的高度,比较这两个仰角可以推算两地纬度的差;再测量两地距离,就可因此推算出圆周」。当然啦,这个想法并不新鲜,公元前三世纪的希腊科学家Eratosthenes 早做过类似的事了。当然Eratosthenes的测量还不够好,所以需要做新的测量。当时忠敬测量了从黑江町的自家住宅到位在浅草的天文方曆局,得到粗略的数值。然而距离愈远,误差就会愈少。忠敬想到,如果是从江户和远方的虾夷地(北海道 )来测量的话,不知如何呢? 之所以会想到虾夷其实是因为寛政4年俄罗斯派了特使来要求通商,之后又常在北方边境生事,幕府早生戒心,开始重视虾夷地的防务。当时,到虾夷地是需要幕府的许可,高桥至时想到的名目就是”画地图”,外国的舰队如果来攻打日本,幕府在国防上不能欠缺正确的日本地图。一开始高桥的提案被打了回票,到底忠敬已经是个年近耳顺的老翁了。但是随著佐原村的村民向幕府请愿希望给忠敬父子直接刺与姓名带刀资格,给了幕府相当好的印象。所以寛政12年2月幕府终于答应让伊能忠敬搭船测量虾夷地。但是忠敬希望走陆路,经过一番折衝尊俎才如愿以偿。寛政12年(1800年)闰4月19日忠敬带著三名弟子(包含次子秀藏)与两名男僕开始出发到虾夷地。10月21日任务完成,回到江户受到热烈欢迎。这趟旅程花了一百八十天,在虾夷地待了一百一十七天。十一月上旬开始忠敬开始製作地图,大崎栄也帮忙製图,12月21日将地图呈给勘定所。12月29日他向幕府领取了22両2分,但其实忠敬在执行任务时自行垫了一百两,所以忠敬自己花了不少钱。这次估量的相应于纬度一度的经度线长度为27里余。

由于虾夷之行非常成功,忠敬在享和元年(1801年)4月2日展开第二次测量。这一次他们测量伊豆以东的东日本海岸。从江户一路走到本州北部。12月7日回到江户。这一次估量的相应于纬度一度的经度线长度为28.2里。忠敬製作大中小三种地图。大图小图交给幕府,中图则是交给幕府的若年寄堀田正敦。
 

Ino_Tadataka_monument_(Choshi)

伊能中敬铫子测量记念碑,1801年7月18 日 (CC BY 3.0, Photo Credit: アリオト)

第三次的测量则是奉堀田正敦命令下在享和2年(1802年)6月3日开始。、10月23日回到江户。这一次他估算的子午线一度长还是28.2里,但是高桥至时怀疑真实的值应该小一点,引发两人的争执,忠敬一度想放弃整个测量事业。后来两人还是言归于好,享和3年(1803年)2月18日,忠敬展开第四次的测量,这一次量的是骏河、远江、三河、尾张、越前、加贺、能登、越中、越后等地的海岸。10月7日任务才结束。一回到了江户,就著手计算地球的大小。得到的结果和高桥取得,刚由荷兰文翻译过来的天文书,法国天文学家Joseph Jérôme Lefrançois de Lalande 在1780所著的Astronomia of Sterrekunde 对照数值一致,大家都很高兴。但是,高桥却因为翻译天文书籍等工作负荷过重而病倒,隔年正月,39岁的高桥英年早逝,对忠敬是一大打击。高桥至时的职务由他年仅十九岁的儿子高桥景保继承。半年后,幕府发表东日本的地图,第11代将军德川家齐亲览,其精密度让在场的幕府官员们惊讶地屏住了气息,并正式命令忠敬继续完成包括九州和四国的西日本地图。从此绘製海岸线图不再是忠敬个人退休后的消遣,而是揹负著众人期待,正式的国家事业。而忠敬也正式成为武士,身份是小普请组10人扶持。

1805年(60岁),忠敬再从江户出发,这次的测量队超过了100人。忠敬从大家那得到了这样的鼓励,「西洋人在从事科学时,都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人类,为了全天下拼了命去做。我们向天祈求你能尽全力达成大业。」 但是,西日本的测量对体力开始衰退的忠敬来说,过于艰辛。本来予定33个月要完成的,但是西日本的海岸比想像还要曲折複杂。历经第五次(1805年2月25日 至1806年 11月15日,测量 近畿・中国地方) 第六次(1808年1月25日至1809年1月18日,测量四国)第七次(1809年8月27日至1811年5月8日测量九州) 还是无法完成整个地图。第八次(1811年11月25日至1814年5月22日)出发前,忠敬向儿子交代好后事才出发,在写给女儿的信中他提到,「10年也要继续走下去;大部份的牙齿都掉了只剩一颗,已经没办法再吃奈良渍(一种他最爱吃的酱菜)」。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情怀。不料一直在身边一起打拼的伙伴副队长坂部贞兵卫因为伤寒在1814年六月而死去,八月更接到儿子景敬的死讯。让已经六十六高龄的忠敬承受不住,而大病一场。然而他还是坚持完成任务。但是第九次测量伊豆诸岛他就没有参加。然而他还是参加最后一次在江户城内的任务。
 

Kamaishi

伊能忠敬测量の碑・星座石(岩手金釜石市)(CC BY 3.0, Photo Credit: アリオト)

1815年2月19日在东京八丁堀,忠敬完成了所有测量,时年70岁。他花了15年以上的时间所走的距离,竟有四万公里,相当于地球一周!然后,将各地的地图连接起来拼成一张。因为地球是球体,画成平面地图产生的误差也做了修正计算。但年事已高的忠敬这时得了肺病,一直不见好转。终于1818年病逝,享年73岁。忠敬留下了这样的遗言:「我可以完成大事是託至时老师的福。希望可以葬在老师的身边」所以伊能忠敬和恩师一起葬在上野的源空寺内。

高桥至时的儿子,高桥景保和弟子们继续完成绘製地图的工作。1821年7月10日景保与景敬之子忠诲将完整的地图呈献给幕府,大图214张、中图8枚、小图3张,称为大日本沿海舆地全図。但是世事难料,这地图竟然为高桥招来杀身之祸! 1828年,荷兰政府僱用的医生Philipp Franz Balthasar von Siebold准备去爪哇时,随身物品中被查出居然有地图,正是伊能图!外国人拥有地图被严格禁止的。经过一段时间的软禁之后,1829年他遭到驱逐,并不得再次进入日本。但是高桥景保就惨了,他被逮捕后被关进传马町监狱,隔年三月病死狱中,遗体还用盐渍,判决下来遗体还遭到斩首!连景保的儿子都遭到放逐到远岛的严厉处分。景保与父亲至时以及伊能忠敬葬在一起。各位朋友下次去上野别忘了去源空寺参拜一番吧。

1861年,到日本访问的英国测量舰队强行向幕府要求要测量日本沿岸的时候,幕府拿出忠敬的地图,英国的船长看到后非常吃惊地说,「这个地图没有使用西洋的器具和技术却被正确地画出。有了这个地图,那就没有测量的必要了。」而终止了无理的要求。之后英国以忠敬的地图为基准,完成了海洋地图,并写上「根据来源为日本政府提供的地图」。今天珍藏在格林威治的海事博物馆中。伊能忠敬所製作的大日本沿海舆地全図(大图)原本在明治维新后由明治政府接收。原本在明治六年皇居大火时被烧毁了。伊能家将珍藏家中的副本献给皇室,放在东京大学图书馆保管,在关东大地震时被烧毁,不过幸好早在庆应三年幕府海军奉行胜海舟已经将伊能图公开,并刻成木版发行。忠敬的故事被拍成电影,电视剧,甚至搬上舞台,这位毅力惊人的老翁真是不折不扣的日本国民英雄!
 

Ino-zu-76-Echigo

『大日本沿海舆地全图』第76图(收藏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Wikimedia Commons)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