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钰  兽兽  赵梦玥  as  黄鳝  阿拉善    %25E5%25AD%25A6

第56届金马奖的作品水平到底如何?从最佳影片类与导演奖项看本届战

华语影坛年度盛事,极具国际公信力与指标性的金马奖将在11/23日颁奖,为了迎接第56届金马奖,娱乐重击也准备了「金马专题」献给读者,我们将从影片入围的作品水平、导演与技术层面一一分析,并出刊所有剧情片与导演入围作品的影评,让观众一探究竟,与我们一起「撑」金马。本篇先从影片类入围谈起,下篇我们来谈技术!

最佳剧情长片:走向国际的广阔格局与视野

入围作品:《阳光普照》(导演:锺孟宏)/《叔.叔》(导演:杨曜恺)/《夕雾花园》(导演:林书宇)/《热带雨》(导演:陈哲艺)/《返校》(导演:徐汉强)

在中资电影集体抵制之下,金马奖在最佳剧情长片这样的门面项目,依然端出了相当精彩的名单。五部作品在故事议题、叙事手法上都有迥异之处,除了台湾电影,也在名单中表现了对香港独立电影与东南亚电影的关注,彰显了金马奖广阔的格局与视野。

《阳光普照》是锺孟宏导演的第六号作品,他过去的作品如《第四张画》(2010)、《一路顺风》(2016)都曾入围本项,但尚未开胡。过去的锺孟宏以黑色幽默著称,普罗大众不见得都能轻易入口。这次的《阳光普照》披上温馨家庭剧的外衣,描述一家人因为逆子犯罪而陷入愁云惨雾,进而对家庭关係进行追索。这是锺导在叙事上最为平易近人的作品,但深究其中,却发其本色仍在,始终被挂在爸爸嘴边的「把握时间、掌握方向」从标语式的励志意义转化成导演对迂腐的华人父爱的控诉,可说是一部令人不寒而慄的杰作。

《叔.叔》是香港导演杨曜恺首次进军金马奖,他同时是香港同志影展创办人,对同志人权议题多有关注。片中的主人翁是一对各自拥有妻小、却不敢出柜的年长同志,两人遇上了彼此,从而发展出一段动人的迟暮之情。电影的叙事手法很清淡幽微,几乎没有太多戏剧性情节,令人想到许鞍华的《天水围的日与夜》。两位男主角袁富华和太保的存在令电影即便无事发生也有戏味,撑起了这部作品。看完作品后,令人回味无穷的倒不是故事与镜头,而是两人对彼此的深情对望。不同于台湾,香港距离同婚还有漫漫长路,金马奖对这部作品的鼓励,相信对于香港同志人权运动也有启发意味。

台湾导演林书宇的《夕雾花园》是这次金马奖唯一的史诗格局长片,作品改编自马来西亚作家陈团英的同名小说。故事描述一名华人女子与日本园艺师的相遇,从中带出她对妹妹之死的负罪感,牵引出日本殖民、英国殖民底下的时代悲歌。导演林书宇与过去的清新标籤正式挥别,证明了自己有能力驾驭厚重的史诗题材,虽然难以清楚看见导演过去的作品手痕,不过这当然并非缺失,其对各个部门的出色掌控,证明了他操作大型製作的能力。对于马来西亚影史而言,该作的製作规格也有里程碑意义。只是该作的华语比例甚少,应是因为华人主创人员参与比例达标才得以入围,不是严格意义的华语电影。我们该说是金马奖展现了开阔的胸襟吗?

当年曾以《爸妈不在家》(2013)《热带雨》重来,并且成功跨过了第二部门槛,新作《热带雨》获得了本届最佳剧情片、导演奖等奖项提名。故事描述一名新加坡女老师与学生的禁忌情愫,导演用了散开的墨水与榴莲等意象与物件来隐喻角色之间的关係演变,富有生命力。其中亦透过新加坡正在流失当中的中文、华人文化来对照表徵权力与地位的英语文化,再连结到大马的示威,但这些设置都不显得突兀,像是生活底下的暗涌,令人悠游自在地沉浸在导演流畅的叙事之中。

首部由改编自游戏的台湾电影《返校》获得了这次金马奖12项提名,它是台湾人回溯过去的一扇窗,国人得以重新去审视白色恐怖对人性的戕害。金马评审认同或是其次,对于台湾电影圈而言更大意义在于该片的破亿票房纪录,这说明了了游戏IP可能成为未来市场主流,也鼓励了更多创作者去碰触党国时代底下被尘封的历史。《返校》的意义是「海角七号」式的,如果它最终在金马奖抡元,也能与《十年》(2015)当年在香港金像奖拿下最佳电影的意义相提并论。

最佳导演奖:高手云集的火侯展现

入围作品:锺孟宏《阳光普照》/林书宇《夕雾花园》/陈哲艺《热带雨》/张作骥《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赵德胤《灼人秘密》

新导演不会入围最佳导演奖几乎已经成为金马奖的潜规则,因此在最佳导演奖名单当中我们没有看见徐汉强的名字,《叔.叔》导演杨曜恺也不在其中,似乎也说明了评审肯定他的作品本身多过他的导演功力。一如既往,最佳剧情片的遗珠之作会放在导演奖项上,这次的遗珠就是《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和《灼人秘密》。

张作骥出狱之后的首部长片《那个我最亲爱的陌生人》延续了他过去的作品焦点,一样摆在家庭之中,但家人却像是拼凑出来,彼此之间充满违和感,连口音也都南辕北辙。但这可能是张作骥刻意为之,以这个家庭作为台湾社会的缩影,但成效优劣,便见仁见智。金马奖评审显然认为他的复出之作仍有大师火侯,但这确实不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赵德胤执导的《灼人秘密》今年代表台湾在坎城影展一种注目单元首映,是今年台湾少数得以打进国际的作品。很大原因可能是故事的题材与近年沸沸扬扬的#MeToo事件有所连结,电影正是在讲述一名女演员为了获得角色而丧失自我的过程。风格化的影像感与迷离的叙事顺序,确实不俗,与赵德胤过去的风格也有了一些断裂。

金马奖通常不会把导演奖颁发给没有入围最佳剧情片的作品,因此张作骥与赵德胤或许只有参加奖。突破自己原先的创作侷限的导演锺孟宏、林书宇、陈哲艺三位导演,较有可能在本项出线。

最佳剧情短片:反映时下社会的状态

入围作品:陈瀚恩《老人与狗》/蔡慈庭《美芳》/陈奕凯《偷偷》/朱凯濙《红枣薏米花生》/林峻贤《苍天少年蓝》

今届五部剧情短片的战况一样难测,风格与内容各异,但其中至少四部作品都是对时下社会的反映。在台求学的香港导演陈瀚恩在《老人与狗》当中讲述一个老人与狗的生活,但它不是好莱坞拍烂的温情动物电影,而是有意以狗的处境影射港人,隐约指涉了香港住房问题与长照问题,切入角度非常高竿。同样来自香港的《红枣薏米花生》则是拍摄香港三代女性的生活,才华洋溢的朱凯濙导演单以镜头的构图就清楚表示她对女性关係、城市下与时代下存活的人的观察,是一部富有灵光的出色作品。

与《返校》相同,台湾短片《偷偷》同样也以教官作为要角。暗恋同学的高中生在教官的威吓之下决定以惊人之举来破除教官的威权魔咒,作品固然关乎同志议题,但绝非因为议题应景而获得青睐,作品特别可观的却是导演对人物情感暗流的刻画对照片末高潮戏对观众情绪的煽动与渲染,陈奕凯是懂得将观者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创作者。同样有同志议题指涉的《美芳》拍摄了三个段落的人物故事,将近五十分钟的片长硬是突破了短片的惯常规格,显出导演蔡慈庭的野心,其隐晦的角色描绘固然费解,却能令人回味再三,无论作品诉求是否成功,导演确实展现了创造一个独特氛围、形式与世界观的能耐。

 

 

唯一入围的大马剧情短片是林峻贤导演的《苍天少年蓝》,作品描绘了马来人男孩的同志之恋。在穆斯林国家马来西亚,同性性行为最高被处以20年徒刑与鞭刑。但导演却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比起前年入围金马奖的大马短片《盲口》相比还更为大胆,不是採取讽喻影射,而是正面对决。除却选材的勇气,片中几场戏的刻画都相当出色,片末戏尤其既是出色的隐喻,也具有直接的衝击力。

最佳动画短片:心理实验对上典雅真挚

入围作品:黄志聪《隐匿的方寸空间》/王登钰《金鱼》/锺承旭《可爱》/李沛荣《灯塔》/詹博钧《看无风景》

今年最佳动画长片由于无一能达到评审标准,因此宣告从缺,如果中共并未抵制,估计还有《哪吒之魔童降世》(2019)可看。所幸还有一项最佳动画短片奖,依然可观。《隐匿的方寸空间》和《可爱》都是属于以心理实验之作,前者以鲜明的色彩与猎奇的画风探讨人在群体之中的状态,后者则是以近乎俗艳的色彩、扭曲的画风呈现同志社群的自我观察。

 

詹博钧导演的《看无风景》以水墨画表述一段关于离别的故事,风格古典素雅,情感真挚。而本届唯一入围的澳门作品《灯塔》是这次的提名之作当中情节、情感最简单的,但描述亲情与生离死别的作品总是能唤起观众浓郁的情绪,导演李沛荣显然很懂得抓住观众的心理。

王登钰导演的《金鱼》是这次所有动画入围作品之中最大胆、狂野的作品。故事设定在一个梦想会被吞食的世界,并以一个拒绝睡觉的男孩作为主角,反乌托邦的叙事设定实际上是对台湾威权时期的反映。但摆在今年的时代脉络来看,使人不免联想到香港当下的政治局势。富有想像力的故事、角色设定与风格化的华丽动画设计,著实令人著迷。

最佳纪录片:扑朔迷离之最,难以评判高下

入围作品:廖克发《还有一些树》/蔡明亮《你的脸》/吴郁莹《阿紫》/卓翔《戏棚》/黄邦铨《去年火车经过的时候》

本届最佳纪录片堪称是扑朔迷离之最,完全都是不同类型的作品摆在一起,基本上无法分高下,完全端看评审个人喜好。如蔡明亮导演的《你的脸》就是完全独一无二的作品,他安排一个个受访者(当然包括李康生)述说他们的人生经历,蔡导的用意不是要拍出任何高潮迭起,而是想拍出生活感,证明电影不止具备说故事的功能,证明纪录片也可以让受访者睡著。大师始终走在实验的路人,从来不流俗,但他的作品终究是「异类」,评审大概伤透脑筋。

这次唯一的直接电影(Direct Cinema)《戏棚》同样是一部让人难以品评的作品,电影本身没有故事与旁白,就是导演卓翔对传统文化的详实纪录,没有什么花俏之处。「戏棚」意指一座座出现在香港各地的临时剧场,是有上百年历史的文化场所。从如何搭建到人们如何筹办酬神活动到拆棚,导演搭配悠扬乐曲,让观者如入其境。与其说这是一部好看或不好看的作品,我愿用「敬畏」称之我对该作的感想。

《去年火车经过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丽的谜。导演黄邦铨来到了过去他在火车上拍摄的民家,拿著照片逢人就问「那时的你在做什么」。受访者自然不可能记得,但他们却愿意接受导演的邀约,述说一段关于他的记忆与哀愁。少有一部作品如此具象化地雕塑了时间,片长虽短,仅有17分钟,却非常别致脱俗。本片在今年也拿下了台北电影奖百万首奖,可说石破天惊。

以下介绍的两部作品大概就是接近大家传统印象的纪录片作品,而且同样涉及对于种族的观察,《还有一些树》探讨了种族多元的马来西亚,《阿紫》则是对台湾社会的当头棒喝。

《还有一些树》讲述的是1969年发生在吉隆坡的五一三事件,该事件是一场种族衝突,造成了华人与马来人之间无数的死伤。但长年下来,这个事件的真相仍然是一团迷雾。长年在台湾定居与创作的大马导演廖克发遂回去探访了当时事件的见证人,试图揭发事件真相,同时在作品头尾也描述了马来西亚原住民遭受剥削的苦境,交替拼凑出了马来西亚国内複杂的种族纠葛。由于讨论五一三事件仍是禁忌,导演实际上是冒著被惩罚的风险进行创作,精神令人感佩。

《阿紫》则是描绘一个远嫁台湾的越南籍女子阿紫的际遇。对于阿紫以及许多外籍配偶而言,没有人嫁到台湾来是心甘情愿,她们像是商品一样被家裡的长辈陈列在货架上供外国人挑选,几无选择馀地。而来到异乡的目的,就是设法能回头帮助生活在赤贫之下的家人。少有一部作品能以这么赤裸的态度去描绘台湾外籍配偶的处境,许多时刻是令人不安的,阿紫的婆婆对她的猜忌与诋毁,乍看是台湾的八点档式恶婆婆台词,其实不少都是带有种族主义的恶意贬损,与《还有一些树》片中的种族讨论可以相互参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